媒體報道
殷志源事件-全日制脱产学习,迪拜区号
時間:2019-11-14
0


           編者按:記者註意到,國家統計局《關於工資總額組成的規定》第四條規定,工資總額由下

 “另外,還有觀點認為,高溫津貼雖是勞動者工資總額的一部分,但在工資構成中所占比例很小,並不是勞動者工資收入的主要來源,它的缺失並不會對勞動者及其家庭成員的生存、健康、發展權造成實質性的影響。即使用人單位未按時發放高溫津貼,並非會影響勞動者的生計,並不屬於嚴重過錯。因此未發放高溫津貼,不構成勞動合同解除的理由。”沈建峰說。
勞動者因為高溫津貼的事情而發愁。一些行業和企業發放高溫津貼仍不到位,有勞動者反映至今“沒拿到”。
中方一中。  鄭建衛 攝
 
殷志源事件 那麽,為何會出現各地判決不一的情況呢?中央財經大學教授、勞動法和社會保障法中心主任沈建峰表示,這主要涉及高溫津貼是否屬於工資的範疇。目前我國工資的概念本身很不清晰,《勞動法》本身並沒有工資範疇的界定,這些規範層面的問題導致對於高溫津貼的理解有不同觀點。
例如,2015年,廣東省深圳市福田區人民法院在審理保潔員劉某一案時指出,拖欠高溫津貼不屬於解除勞動合同的法定理由,故勞動者訴請公司支付被迫解除勞動合同的經濟補償金缺乏依據,不予支持。
例如,江西省《關於調整高溫津貼標準有關問題的通知》明確規定,用人單位未按規定標準向勞動者支付高溫津貼的,視為拖欠或克扣工資。勞動者因用人單位拖欠或克扣高溫津貼而解除勞動合同的,用人單位應支付經濟補償金。
記者註意到,國家統計局《關於工資總額組成的規定》第四條規定,工資總額由下

北京北大方正软件职业技术学院 周克禹 攝
單位未發高溫津貼,有的勞動者選擇忍氣吞聲,但也有的勞動者拿起法律的武器維權。那麽,如果單位未發高溫津貼,勞動者以此為由與單位解除勞動合同並主張經濟補償,會得到法院支持嗎?  
對高溫津貼的理解有不同觀點

鄞州区行政服务中心。 周克禹 攝
 
例如,2015年,廣東省深圳市福田區人民法院在審理保潔員劉某一案時指出,拖欠高溫津貼不屬於解除勞動合同的法定理由,故勞動者訴請公司支付被迫解除勞動合同的經濟補償金缺乏依據,不予支持。
記者註意到,國家統計局《關於工資總額組成的規定》第四條規定,工資總額由下
各地規定並不相同
例如,江西省《關於調整高溫津貼標準有關問題的通知》明確規定,用人單位未按規定標準向勞動者支付高溫津貼的,視為拖欠或克扣工資。勞動者因用人單位拖欠或克扣高溫津貼而解除勞動合同的,用人單位應支付經濟補償金。

三国梦想蔡文姬无惨  鄭建衛  攝
 
對高溫津貼的理解有不同觀點

上壹篇: 泉州轻工学院

冀公網安備 83976號